一分彩平台注册

 
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版主:bob
 
出钱或出力?动嘴或动手?
送交者:  2019年06月21日10:12:52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出钱或出力?动嘴或动手?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五四和六四是中国次政治运中著名的两次。了参加万网"念五四100周年和六四30周年"征文,道把我中国各次政治运的社会调查的结果,向万网友们汇报如下:

 

文革:

于我来,文革是从196661日开始的,因当天人民日报发表了《横一切牛鬼蛇神》社,学校宣布停。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触及了几乎所有中国人灵魂。同学每天到学校里去看大字,参加批斗大会。我有的写大字,有的上台唱革命歌曲,跳革命舞蹈,有的拉电线,装高音喇叭,有的组织对严厉的批斗大会,有的出去破四旧,抄家打砸抢,有的乘火,有的步行串。不管你是主动积极参加的,是不得不随大流参加的,在无形的政治力下,你完全没有自由,你必要参加运


后来造反派分裂,从口笔伐展到棍棒武斗,而演变为真刀真爭,州城外支派把城里的踢派团团起来,双方不断的高唱“这是最后的斗争......”,双方不断的开开炮。部分学生文革生了怀疑,逃离了政治浪。我不再迷信威,有的读书,有的游山玩水,有的说爱。我自称是逍遥派,我的口号是不保皇,不造反,天自在逍遥派,不选边,不站,中央表我表。在路上遇到各派红卫兵的大小,他们还要来好我逍遥派,以便展他各自的组织


逍遥派之所以逍遥,大凡与个人秉性、家庭教育有关。道当年和几个逍遥派同学一起步行串,路天平山。在负责人要求下,我留下来帮他破四旧,先把文物字画等搬到房里,再用泥石灰涂盖碑刻和刻。然后写一大批革命的字画以及语录补充上去。在外面的山上,我了大量人力物力,刷上了一人多高的几十个字的大幅油漆标语,工作量非常大。我在山上住是最高的房,吃住完全免葡萄酒。休息时间,我下棋看,晚上天平山五千多平方米的建筑物里面,空荡荡的只有十几个人,异常清静,筒直就是一个世外桃源!种幸福逍遥的时间长达一个半月。逍遥派武功的源地是天山缥缈峰中的灵鹫宫美的天平山绝对是我逍遥派广的活之一。


文革期,同班同学里面死了两个,另有一个被依法逮捕,促使了我去真的社会调查。在一千多人的中学里,文革极分子肯定不到一百人。上下跳,狂到不一切的,甚至敢打老和同学的人肯定不到二十人。在1967城武斗束后,专门到城北平运河沿岸的临时坟地考察,精确数下来,一共有四百多个新堆起来的墓。当时苏州市区是54万人口,每年自然死亡人数估有六千多。城好几十天,城里城外的交通基本断,城里出四百多个新墓也明不了什么问题。不,据当年各种"友,我血"的红卫兵小的估算,市区直接被打死的走派和反革命,以及在武斗中牲的红卫应该是二,三十个。自的,事故死亡的,或者其他接死亡人数可能达到一,二百人之多。

而言之,言而,除了最初期的几个月以外,在史无前例的文化革命的大部分时间广大逍遥派仍然有一定的活

 

天安事件/粉碎四人帮:

1976年周恩来去世后,引了四五运道当天正在州出差,们县级集体所有制工厂采购轴承。四五运被无情镇压之后的第二天,我在徐州45次北京南下的绿皮快车厢外面贴满了各种反江青和标语。在火上,几个戴眼的工农兵大学生乘客表了演,他们说"天安广血流成河",他不断的高唱着“这是最后的斗争......”,他不断的朗诵诗歌,道从此住了"欲悲鬼叫,我哭豺狼笑,洒泪祭雄杰,出鞘"。演们围着灰色的巾,和青春之歌中的演一模一。当我就纳闷,从五四运到一二·九运,再到四五运男女主人公的形象咋几十年没有改呢?


几个月后,四人帮就倒台了,全国上下一片欢腾,群众敲打鼓,游行庆贺。我在游行时还和同事着去放来的大型鞭炮呢!出鞘的作者从一个通身一,成了四五英雄,被青年楷模!


而言之,言而之,周恩来去世以后所引的大模群众运只能被称天安事件,而胡耀邦去世以后所引的大模群众运动则可以被称六四。那一天,道在45次北京南下的火上,车厢国工农兵大学生堵死,不普通乘客离开车厢,不管你想不想听,你必要听他慷慨激,声泪俱下的演,你必要听他歌,你必要鼓掌叫好,在当的火车车厢里,似乎并不存在逍遥派的活

 

六四:

六四运动时间道正在北美博。电视直播天盖地,我看到了广婚礼,看到了自由女神的模像。看到了静坐食的学生,看到了六四坦克人。看到了布的吾开希与李鹏谈判,他要求李立即承高自是合法组织几个逍遥派同学私下讨论过这景,有人想到王洪文要求和曹狄秋立即承"工司"是革命组织这样的一个史史


看到了一辆军车,被群众团团围住,几个女学生向人送花,送料。们进退两几个逍遥派同学私下讨论过这景,有人说军人被群众感了,有人坐在驾驶员的那位官似乎有明不耐的表情。


看到了紫阳出现场,老泪横的老了,无所了。 几个逍遥派同学私下讨论过这,可惜,当没有任何一个人真正听懂了紫阳在什么东西。 

 

电视,学校算机系中有中文新闻组夏文摘,我有世界日,有人民日海外版,逍遥派的消息是绝对灵通的。但是,公留学生的消息似乎比我更加灵通,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更多的"即",例如,小平失踪了,李下腹部(生殖器附近)被警卫员开了一,倪志福将领导全中国工人总罢工,万里上要回国主持召开人大会议对违宪审查,万南是刘少奇的女婿,刘言李将在十小到三天之内下台。各种传闻,有时间,有地点,有人物,有作,有声有色,令人不得不相信。


镇压的前一天,一个同学花了每分三美元的代价,借我的电话和他在北京的弟弟通,他言北京上就要有大事生,千叮嘱万嘱咐,要他弟弟晚上不要出去。而他的弟弟从他的嘴巴里断断续续隐隐约约听到了李小平失踪,倪志福工,万里反令等传闻。也许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了?也真的应该言去打说谎人?


我校公留学生全部都是极支持六四学运的,没有一个例外。联谊组织了多次捐款活道先后捐五次总计捐了三百多美元,既没有收据,也不能免税。当年道的学金一年只有一万,扣除房租,水,汽,伙食,每年也就剩余二千多而已。在联谊组织下,我多次示威游行,每次都要事先通知当地的社,电视台和台来采访,拍照。几个逍遥派同学私下讨论过这景,有人指出只要在报纸上刊登了游行照片的人,将来就可以申政治避。我校有很多人在六四期中国政府发给的国内外工,当年每个公留学生的用,相当于一个人民公社的全部教育经费。按照台湾,埃及,韓国等地的国际惯例,持 J-1签证的公留学生在学成后必回国工作两年,六四运成全了广大中国公留学生永久留在北美的梦想。


六四运被无情的镇压了之后,北美留学生社区内绝对是一倒的舆论,六四后的一,二年里,除了和明尼达的羊市大街外,道似乎从来没有听到有人敢在北美地区公开表不同意的。而言之,言而,六四运,不管是运极分子是随大流参加的人,在巨大的政治力下,每个海外人都必参加六四运,似乎没有逍遥派活的空

 

一二·九运

1935年,道的父在北京范大学化学糸读书校前身大学堂,与北大同源。是中国史上最早成立的范大学。在北大校区内,留有一座的「一二·九运动纪念碑」。

跟据家父回1935129日,北平市大、中学校学生上街愿游行,人数应该是在一,两千人左右,中学生多于大学生。1216日北平出了更大模的学生游行活,开始有市民参加,人数大到六,七千人。19361月初,北平学成立平津学生南下宣传团,派学生到上海串,后来,复旦大学学生组织请去南京,在全国20多个城市掀起的学生运与社会响。游行伍达到两万多人。开始,家父也随大流地參加了一二·九学生运后来成了逍遥派。


根据家父的法,在1936年,全中国大学生共有四万名左右,北京在校大学生不会超一万人。北大全校生也就一千多人,交广一点的学生大概可以认识半个学校的同学。一二·九运前后,反共的学生也组织了「新学」,与共的「北平市学生救国合会」相互抗。两派互相立,互相斗争的基本格局和文革相似,整个一二·九运程,在外表形式上就是一个小版的文革。


参加一二·九运的学生,后来成党高干的很多,如薄熙来的岳父,彭德怀的夫人,林彪的夫人,江青的前夫,周小舟,郭明秋,姚依林等人,他和北大或大附中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我从小常什么不去参加共党,也混一个部的做做?家父的回答极其筒小朋友只看得到部的光芒,可惜你看不到被抓的,被关的,被枪毙。此乃金玉良言啊!就象不少万网友那,他往往只看到他在中国的同学在有几亿身价,有几个二奶,有几套房子,他没有注意到有的同学吃出了胰腺癌,有的同学被二奶举报,有的同学甚至被双了的。


而言之,言而,一二·九运在外表形式上是一个小版的文革,但是在运的大部分时间里仍然有广大逍遥派的活

 

五四:

五四运生在道父幼年代的政治运道年幼时经常向父访有关五四运。得到的答案无非就是: 191954日,北京十三所院校三千余名学生集天安行了示威活。提出了外争国,内除国的口号。游行伍到达曹宅,生暴乱,痛打了在曹家串的章宗祥,引「火烧赵家楼」事件。

1919年前后,全中国一共只有小学生五百万人,中学生十三万人。大家可以想象一下1919年全中国能有几个大学生?扣除了大批逍遥派,北京几千个大学生,上万个中学生能闹腾出什么样规模的示威游行?道看到的好几五四运的照片上只有几百个人在游行而已。如果把五四运模和文革中武百万雄大游行模来作一个比,那么五四运动简直就是小巫到大巫了。

打倒孔家店,捣毁孔子,五四运打倒了儒家文化,可是中国几千年的缸文化深不可,只好用外国人的思想来领导。可是,外来的西一到中国,上就变质贬值。再,人家五四名人曹汝霖本人早就己跟五四运史达成了园的和解。他后来甚至娶了一位五四时积极参加游行的上海女学生妾。 《民国人物列》,台湾传记文学出版社,民国75年版)。

 

生在道祖父幼年代的政治运道年幼时经常向祖父访义的故事。可惜,他不清楚的来去脉,只能色地祖上流下来的毛(太平天国)的故事,他可以详细我,毛从哪个方向打来,他向哪里逃,一路上怎么逃的。我家上几代甚至总结出一整套行之有效的攻略,筒而言之即"大乱在城,小乱在"。由此可只是一个中国北方局部地区的政治运个运动对中国南地区造成的远远低于太平天国。

1900年直隶团进驻北京,烧毁教堂和教徒房屋,620日清开始攻打使,引八国联军之役。皇帝逃到西安。当慈禧太后管理的人口号称有四亿,中国人就算是20个人拼一个,几万名士兵的八国联军绝对没有在中国打仗的理由的。是因清政府向十一国宣后,大部分的中国人都成了逍遥派之洞、刘坤一、李鸿章、许应騤、袁世等,了保存南各省的定,甚至和列达成地方上的局部协议,史称"南互保"。万一清政府台,他内定李鸿章代理中国总统

而言之,言而之,史上轰轰烈烈的中,即使皇帝都不得不逃到了西安,但是时东南沿海地区大部分的中国人而言,广大逍遥派活的空仍然是极广的。

 

反思和想:

(A) 中国和俄斯在史上有着一种莫明其妙的高度线性相关度。1911年辛亥革命,中国皇帝下台,1917年十月革命,俄国皇帝下台。1937年中国被迫参加二1941年俄国被迫参加二1989年中国生六四运1990苏东波。中国人似乎是比俄国人先走一歩。


(B) 凡是有人的地方就必然有政治运。北美有中国民运,香港有占中运,台湾蓝绿白三派示威造势活动经久不息。曾经沧难为水,套用一句李玉和的名言,"谢谢的!有了文化大革命运动这一碗酒底,有什么的酒不能付?有什么的运不能付?"


(C) 一个人在政治运中的活能量是由遗传基因决定的,是金子光的。有先天遗传基因的人只要气候合适,他的政治能量是会表出来的。文革中的逍遥派李厚,家其、刘在复、方励之、良英等人在80年代末就非常活道的一个小,他父母当年极参加公私合极参加反右斗争。文革中他是学校红卫兵小目,校革委委带头上山下,考取大学后是校委委极参加四五运和六四运,退休后成了徽信群主,天天转发反潮流的文章,七十年来,生命不息,战斗不止,高唱着“这是最后的斗争......”,一直到他因病去世,他家的政治能量代代相,一以之。又如,号称五四运放火烧赵家楼的梅思平先生的女儿,13岁时就在《浙瓯日表文章宣布同梅思平脱离父女关系,成了民国名人,他家的政治能量代代相,一以之。再如,抗战时期蒋毛汪三国鼎立,我的逍遥派父辈们只能定一国,从一而,吃一碗咸菜泡,而有政治遗传基因的人物,如公博,周佛海等人可以游刃于蒋毛汪三国之,吃香喝辣。


(D) 五四和六四是中国史上的两次政治运,除了个学文科的美国同事稍微知道一点中国文化革命的史以外,我的美国同事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什么是五四和六四。两次政治运和中国史上其他各次政治运在形式上并无不同。从数学角度看,革命属于断函数,是一个动荡程,改良属于连续函数,是一个渐进程,断函数比连续函数更难优化。


(E) 六四后,海外民运声浩大,那些素来政治麻木的福建渡者,一夜之都成了民主斗士,拿到六四绿卡后,些人纷纷华侨。六四绿终结了海外民运。2001年学自主席的易丹,呼吁大人士向六四基金会捐款,最后只80人响共得款7000多元,捐款人数相当于六四绿人数的千分之一。由此可海外民运和六四绿卡两者之有着直接的负线性相关的关系。


(F) 六四运并非1989年开始,也并非于1989束。天下未乱学先乱,天下已定学后定明,毛刘上面斗一斗,下面就文化大革命。江上面斗一斗,下面就是四五运邓赵上面斗一斗,下面就是六四运。慈禧和光上面斗一斗,下面就是公。蒋汪上面斗一斗,下面就是一二九运华邓上面斗一斗,下面就是民主。北洋政府美派与日派上面一斗,下面就是五四运


(G) 凡是有人的地方就必然会分左右两派,逍遥派的活越来越小了。"花派"撤离了,"晒集团"被打倒了,"油党"被歼灭了,"游派"沉没了,老海黄除了左派就剩下右派了,老海黄除了右派也就只剩下左派了。海外的逍遥派已基本上被消了。


六月四日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当我上眼睛,耳旁响着从三十年前穿越而来的声,眼帘里是倒下来的冒着血的身躯,海里是被血染的大大的两个字---民主。从到五四,从十二·九到到文革,从四五再到六四,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政治运的成取决于少数袖,而少数袖的个人命运取决于政治运的成…………


睡梦中,克思夫人燕妮女士缓缓向我走过来,她高的胸部紧贴道的上,温柔地,"你老海黄在去我先生以前,能不能逍遥派稍留一点活的空"燕妮阿姨用她柔的胸部撫摸着我的蛋,用德国口音的英语轻声地接着,"亲爱的起码货啊!你中国人是不可以再搞任何形式的政治运了!"一股刺鼻的法国香水,伴随着白种女人特有的气味扑面而来,引挺而健康的晨勃…………


(参加从五四到六四万维有奖征文动,以第一人称原创的文艺作品,内容完全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与历史、现实、政治、经济均无任何关系,特此声明)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